一梦十洲

惊了个呆,我居然把茨木给即死了,我是不是错过了十个五星
因为太过震惊没来得及截图,不过看回合数可以证明

我觉得我这个大英雄是600w里面唯一一个这样骄傲地说出胜利语言的大英雄

看,我捉到一个错别字😂😂😂😂

想抽一个印度骨科的号收藏,结果……礼装也不好,安卓b服的,送号,有小太阳爱好者要的找我

终于满级了……感觉像我这样的开服咸鱼到现在才满级的也没几个了……不容易啊【棒读】更不容易的是礼装的升级,三件礼装只有一件到了5级……自从白情池子捞到孔明本来还算小康的一下子变成难民了,狗粮材料石头qp都不够,缺口大成宇宙【绝望】

由于抽到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孔明,灰常高兴,送两个b站安卓服收藏的抽过的号
一个四宝花嫁,一个三宝布姐+贞德+大公,要的找我

抽过的布姐石头号送出,想舔的可私我,因为买的是科技石头号所以有封号危险,另外有一个x毛号同送出,里面只有x毛一个五星,非到爆炸,不愧是礼装go

送号,b站安卓服,抽了的石头号,想要的私我

我的saberwar配置,因为要攒石头没抽卡池所以没有活动礼装,参考网上的攻略+自己摸索的结果,行星级,星团级,银河级可稳定"速"刷,每把差不多10回合左右,没有翻车危险,后排挂的基本是混加成的,超时空级只刷了一次,目前没找到我有的英灵配置可以速刷的方法
以及我终于明白盾娘为什么会是四星天花板了,孔明果然是六星英灵,双孔明阵营强无敌,然而我并没有孔明【手动再见】也没有总司,更没有x毛【笑】

小太阳友情向粮+求好友






首先求一波好友b站安卓服100100405062,名字卡丹裘,孔明大腿优先(#孔明我那么想你你就是不来我的迦勒底#这个游戏根本没有辅助)技能练度比较低对不起,咸鱼得连给师匠和小太阳二破的棋子都没有了

 

*小太阳和吉娜可的友情(亲情?)向,与其说不争气的姐姐和能干的弟弟什么的,还不如说小太阳像宠女儿一样宠吉娜可,黄金三靶都一个样

*因为立了flag抽出了小太阳而硬着头皮上的还愿,第一次产粮,第一次用lof发表,欧欧吸,可能有bug存在

*本人上次写作文(?)都不知道是几年前了,文笔捉急,可能写出来论文的调调【士下坐赔罪】

*女主金设定,非cp向,至少看不出来他们好上了,毕竟剧情结束也才是友情之上爱情未满(虽然还没写到白野【绝望】)

*有一些私设,不知道为什么写得有些又臭又长,果然是因为我是话唠是吧是吧

*写不出游戏里那么萌的小太阳式天然黑吐槽见谅

*起名无能没有标题

 

(01)

浑浑噩噩地过了15年的尼特生活后,吉娜可本来认为自己的人生会像之前那些年一样,吃着外卖的垃圾食品,趴在电脑前玩游戏,废人一样地度过一生。生活根本没有激情,各种各样的游戏玩多了也产生了审美疲劳,就在她感慨人生是多么的无趣之时,吉娜可意外地在网上发现了疑似「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抱着探秘都市怪谈的心情,在寻着线索,仗着出色的电脑技术突破了Moon Cell的防火墙后,吉娜可就得到了圣杯战争的入场资格。

吉娜可:“……圣杯战争?那是什么?”

 

(02)

觉得这就是一个新的game,和以前自己参加过的各种游戏大赛差不了多少的吉娜可,以随随便便的心情参加了圣杯战争。

不过在召唤从者时,吉娜可难得地产生了一丝紧张。『哎呀会召唤出什么样的从者呢,最好是可爱的男孩子啦,不过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吉娜可我也是不会介意的哦』

于是吉娜可收获了一只布林布林闪瞎狗眼·毒舌·无口·幸运D的枪兵。

 

(03)

『其实他的长相还是很合我胃口的。』吉娜可忍不住偷瞄安静如鸡地站在一旁的枪兵,换来枪兵冷冷(?)的视线,『他一定对自己的御主是我这种人感到不满吧。』毕竟从枪兵的外表和气质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一定是那种冷酷无情的武者,说不定是哪里的大英雄,对于master是自己这种废物当然会感觉倒霉。『不过……迦尔纳这个名字根本没听说过呢,真的会是哪个英雄吗?』吉娜可偷偷想到。

能够大概感知到御主的情绪,对新鲜出炉的master变化莫测的情绪和表情感到一头雾水的小太阳:『……????』

 

(04)

「迦尔纳,古印度的长篇叙事诗《摩诃婆罗多》中太阳神苏利耶与凡人女性贡蒂所生的不死英雄……」在好不容易把迦尔纳支开(“迦尔纳桑,请问能不能帮我去小卖部买一下夹心蛋糕卷?草莓、巧克力和抹茶各来一份谢谢!”)后,吉娜可终于有机会偷偷查一下「迦尔纳」到底是何许人也。

『虽然吉娜可有些社交障碍但不在当事人面前讨论他人是常识,这一点吉娜可我还是知道的哟。』一边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吉娜可一边细细地阅读所查到的资料。「……迦尔纳割下自己的铠甲和洁净的耳环……」

“Master……”

“啊啊啊啊啊啊迦尔纳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吉娜可我明明都没告诉你小卖部在哪里的说!!!”

迦尔纳可疑地停顿了一下:“……Master,店员说差了500Sm。”

“咦?蛋糕卷涨价了吗?”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吉娜可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咦?不对不对,迦尔纳你都不知道进门之前要敲门吗?绝对不知道对吧!吉娜可我也是有隐私的!”

“不,Master,据我所知,它并没有涨价。也许是你在打发我去跑腿时太过紧张,以至于给错了金额。”这个Servant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吉娜可木然地想。

“Master如果想要知道我的事,可以直接查找,下次不用再专门回避我。”见到目死的御主,迦尔纳“善解人意”地加上了一句。

怎么办好想死啊,吉娜可绝望地想到。

 

(05)

“骗人的吧……真的会死的……如果输了的话……真的会死的……我会死的……”吉娜可在床上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迦尔纳只是平静地看着本来兴致勃勃去看了第一场预选赛,却被吓惨了的御主把自己团在被子里,一言不发,好像并不觉得Master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对。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吉娜可一个人的絮絮叨叨声。

忽然,吉娜可就像一颗爆炸了的炸弹一般,歇斯底里起来:“迦尔纳你一定是觉得我很没用吧!那有什么办法啊?谁叫你幸运值只有D,这样的运气也只能轮得到我这样的御主了。没错哦,你早看出来了吧,总是用那种理所应当的眼神,没错!你的想法完全正确!吉娜可我就是这样一个废物,连去战斗的勇气都没有,怎么配得上迦尔纳你这样的大英雄呢?果然最适合我的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会脑袋坏掉跑来参加什么圣杯战争……”

“不是D。”

“哈?”仍旧沉浸在悲愤中的吉娜可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我就是后悔了!我绝对不要去参加这个圣杯战争!”

“我的幸运值不是D,是A+。”迦尔纳认真地解释了一遍,然后又歪了歪头,想了想才开口:“吉娜可,我是回应了你的愿望而来的,如果逃离这次圣杯战争是你的愿望,那么,我会为你实现的。”

 

(06)

被安慰到了的吉娜可才不会承认她被迦尔纳的话撩了一脸:“所以你对自己幸运A+的错误认知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我的幸运值一直都是A+。”通透的碧色眸子染上的些许不解让迦尔纳的脸变得生动了许多,虽然整张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刚出生就被母亲抛弃,以卑微的身份成长,到处受人歧视,最后还在套了层层诅咒的debuff的情况下被自己的弟弟以接近谋杀的方式杀死,这怎么看幸运都不可能有A+啊,倒是他的弟弟的幸运可能都有A++了。吉娜可在心底腹诽,换来感觉到御主情绪有误但无法理解的Servant更加疑惑的视线。

“还有你怎么开始叫我的名字了?”不想再和他争辩的吉娜可急忙转移了话题。

迦尔纳从善如流:“我认为这能更好地帮助你稳定情绪,不过如果吉娜可你不满意的话,我再改回Master好了。”

“……不用了。”心好累,不想再和这个Servant说话了。

 

(07)

自从在迦尔纳面前原形毕露后,吉娜可就好像破罐子破摔一样,越来越喜欢指示他去干些杂活,事实证明,在大多数事情面前,迦尔纳还是很靠得住的,干起活来又快又好。

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靠谱也就意味着在少数时候,迦尔纳会搞砸一些事情,譬如让他和吉娜可联机打游戏或在吉娜可和别人撕逼时帮忙盯帖,对于一个生活在公元前的传统的武人来说,虽然有圣杯给予的现世的知识,但这些技能还是太过具有挑战性了。在战局因为迦尔纳这个猪队友而颓败后,吉娜可就剥夺了他参与这类活动的资格。全程围观了御主和别人的撕逼大战的太阳神之子对吉娜可拉仇恨和煽风点火的能力叹为观止,默默对比了一下自己不知道怎么总是能激怒别人的保(k)有(y)技(zhi)能(li),迦尔纳惊奇地发现自家御主在这方面的水平居然让自己望其项背。

 

(08)

吉娜可发现了一间偏僻的勤务员室,就连它所在的走廊都鲜少有人经过,这让希望远离纷争的吉娜可大喜过望,赶紧差遣迦尔纳去打扫一下好让他们搬进去。

清洁工作结束后,吉娜可又指示迦尔纳和她一起整理行李。说是“和她一起”,然而事实上吉娜可把活都推给了迦尔纳,自己优哉游哉地歪床上玩手机。

围观了一阵子后,无所事事的吉娜可打断了迦尔纳的忙碌:“呐,迦尔纳,说句话。”

“???吉娜可,有什么事吗?”

「语音召唤——青蛙瓷器」

“啊啊,果然是幸运D啊,这可是我最后一张符了。”

“?????”

 

(09)

忙完后,吉娜可检查迦尔纳的劳动成果。

“啊啊啊啊啊我的限量版鼠标垫我的等身抱枕我的miku酱玩偶我的手办!!!!!!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10)

『“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这是……梦吗?这是……谁……

“请原谅我打扰了你的安睡。”……迦尔纳吗……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朋友之间谈何原谅。此外,我对你有多大的权力,你对我也有多大的权力。为什么你来这儿?”……不对……

“因为我想要见你。纵使你的影子会离开你,你的朋友迦尔纳也不会离开你。”……这是……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吗?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一点啊。”……迦尔纳的……

“也许,我是想要让你亲耳听到,让你为我做个见证。纵使阳光会离弃太阳,庄稼会离弃 大地,方向也离弃了飞箭,而迦尔纳也绝不会离弃难敌。”……记忆啊!』

吉娜可猛地睁开眼睛,刚从梦境中挣脱出来的她还有些懵,“什么啊……那是……”

“怎么了,吉娜可,是做噩梦了吗?”金色的枪兵实体化显出身形,月色下,日神之子那俊秀的脸庞透露出的关切让人格外安心。

“不,没什么。”本能地想要掩饰过去,吉娜可想都不想便矢口否认,“只是在梦里有些喘不过气而已。”

“是吗……我明白了。”即使没有贫者的见识这一保有技能,迦尔纳也能一眼看穿她那拙劣的演技,不过显然,施与的英雄并不打算戳穿这个小小的谎言,吉娜可也很感激他此刻的体贴,但是……“吉娜可,你喘不过气真的不是因为身上脂肪过多吗?”果然,体贴什么的,绝对是自己的错觉。

不知道自己又是做错了的枪兵被恼羞成怒的吉娜可赶出了大门,她气鼓鼓把被子一卷,再次躺倒在床。『那就是迦尔纳和他的挚友难敌吗……挚友吗……如果……』

 

(11)

吉娜可觉得自己恋爱了。

那天使一般的可爱脸庞,大大的猫眼萌感十足,身着正经却不时活泼的小西装,打着蓝色的小领结,微翘的蓝色短发略显俏皮,怎么看都是她最期望的那种正太型从者。

吉娜可是在监控中发现安徒生的存在的。当时,她就感觉丘比特之箭咻的一下穿透了自己的心脏,也因此,安徒生的御主,杀生院祈荒,成为了她现阶段的最大阶级敌人。

“什么嘛……那个色女,明明是个修女,还把自己的尼姑服的裙子给开叉到了大腿,还有那看上去就不知廉耻的胸部……呜……绝对有E cup了吧……凭什么她就能有安徒生那样可爱的Servant,我就只能召唤出这种无趣的从者……不就是比我苗条嘛……”吉娜可一边碎碎念,一边戳着午餐中的土豆块,嫌恶地把它们拨到一边。

“吉娜可,挑食是不对的。”

“什么嘛,这个也要管,你是我的老妈吗?”

“吉娜可,从生理上来说我是男性,正常人都能够看出来。”迦尔纳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如果真的要说的话,父亲才是符合现实的称呼。”

吉娜可盯着迦尔纳,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在开玩笑的痕迹——然而没有,迦尔纳是真的在很认真地回答吉娜可说的每一句话——至少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如果不是这段日子已经足够体会到他的思维和语言中枢的强大之处,吉娜可肯定会觉得迦尔纳是在寻她开心。

“而且从年龄上……”

“Stop!我投降,别说了!”吉娜可举起双手打断了迦尔纳的话,并放弃了对这个施与的英雄的读空气的能力保有期望。

迦尔纳立即闭上了自己的嘴,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好一会儿,迦尔纳才终于像忍不住一样先出声了:“还有,吉娜可,你都30岁了,你刚才所做的痴女妄想,介于安徒生先生目前的身体年龄不足14岁,按照现世的说法,嗯……怪阿姨是吗?……”

“闭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Servant!”

 

(12)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七战就快要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吉娜可心里始终弥漫着些许不安,而且随着赛程的推进,那份不安感越来越强,强到吉娜可甚至都没心情打游戏吃零食了。

那就着手调查吧,吉娜可对自己说。

 

(13)

『第七战结束后我就会被删除……』

『马上就是我的死亡……』

『逃避是没有用的,我将要死亡的命运无法逃避……』

『像我这样无能的人,逃过了圣杯战争过程中的失败,也逃不过结局的死亡,果然这就是最适合我这种人的最终归宿……』

『我不想死啊!我好害怕……好可怕……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啊!』

 

(14)

“优胜者已诞生。”校内播放道。

这是吉娜可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tbc(应该)-

*小太阳对自己幸运值的坚持的梗忘记在哪看到的,因为感觉很萌就用了,应该不用授权……吧?